法國前幾年(2012年之前)賭規好對A可早降,賭場被贏不少,許多改連續洗牌機。打完西班牙Y先生帶我們去靠近西班牙的一家據說是盒發。結果是出乎意料的超級好桌!

我本以為剛打完的西班牙洗牌是世界上最好(追)的洗牌,誰知法國這家屬於法國最大賭場集團的賭場的洗牌更容易追。

我10多年前碰到類似的洗牌一晚贏5萬美元。

我計劃保守打不要打草驚蛇。即使是超高真數(6副打5副常有超好牌)也不打太大,主要把好牌切到牌頭開局下大注。計劃趕不上變化,碰到好牌仍忍不住跳注開始運氣不好贏不多,我的表演讓觀查陌生大玩家的經理放心請喝飲料(1杯可樂收費4.5歐元)。

打得保守6小時仍是贏了3000歐元。

所謂世界最好(追)的洗牌是如何洗法?一般賭場取兩落牌對洗,而這家賭場各落牌不混洗。

10多年前,我在韓國東方賭場打牌,4副牌打3副,剩1副荷官單獨洗,讓我能很準確的把好牌切到牌頭把壞牌切去,一開頭就打大注。

法國這家賭場許多荷官用6副牌分6落不混洗。

賭規雖然不好(不可投降,分A不可再分,無底牌莊BJ吃分牌、賭倍注),基本輸率達千分之5.5,但切得薄好追蹤,1小時獲利500歐元不難。

贏了錢對法國賭場興趣大增,於是次日出發去探附近兩家賭場,這兩家賭場上限都只有50歐元。第一家連續洗牌機懶得打。第二家A可早降,我想起當年類似賭桌1晚仍可贏幾千元,起始贏了500多元小賭場頓時雞飛狗跳。

後來輸了回去時才半夜,賭場突然宣布最後三盒,再打兩回嬴150元好牌流水數,賭桌經理(可能跟著算知道牌對賭場不利)又改主意說立刻結束賭局。

想起來咎由自取……賭場可憐的提供好賭規、只有50元上限賭桌,我們還仗著技術及賭本追殺不知誰沒風度?

這兩家賭場:Pau及Salle-de-Bearn,不值得浪費時間。回到好追賭場打第一盒牌就贏1000元,於是轉去打德州撲克,讓賭場看到我不只打21點。

德州撲克也很順利,3次碰到對手AA都贏……兩次拿KK公牌,開K一次拿KQ公牌開KQ又贏1000多。

Y先生離家2月回去沒車,我們搬到賭場附近。賭場旁邊有一家漢宮中餐廳,好吃不貴。酸辣湯和椒鹽蝦見功力。連美食至上的法國人都捧場。難得口味純正。大年夜賭場大賣年夜餐。開桌荷官做怪亂洗牌令我方寸大亂,改變原來算牌不跳大注的方案。結果運氣不好大輸4000,後續荷官又用簡單洗法。

年夜倒數,法國人依習慣在新年快樂聲中擁吻。我們掙扎一晚終於打平。

Y先生回家,我搬去賭場附近的四星級旅館,冬天價不到100美元,Blu Bleu牌的按摩浴缸引人一天泡兩三次。

好追賭場位在一個出乎意料的美麗海濱小城,不少皇室都來度假。貝殼沙美極了。法國人還在平坦的海濱邊移了塊大石頭畫龍點睛。有人說是歐洲十大海灘之一。

西歐3國葡、西、法一國比一國漂亮、精緻。搬了家休息1天,明天再去騷擾賭場。

好追賭場第四天開始不順大輸4000。小C歸因於賭規不好,我告訴她切薄(6副打5副)最重要果然很快贏回打3小日半倒贏3000收工(不想1天贏太多)。

好追賭場生意比西班牙賭場好,不時有一手打500的大客(有時開500上限桌)。賭場有收入可能容忍我久些?這集團的賭場我打過不少家都沒禁賭。

如果賭場洗牌可以追蹤優勢玩家有兩個選擇:

一、好牌切到切牌卡前,壞牌(小牌)切到牌頭,確認後跳注。風險低,但類似算牌跳注可能引起賭場對付。

二、把好牌切到牌頭,壞牌切掉獲利大,隱匿性高,但若追失敗或大牌被沖掉風險高。

優勢玩家與「正常」投資客相同追求「最適」利潤風險組合,投資報酬高低及風險決定於資訊的多寡及準確。

算牌是算當盒牌打當盒牌。追蹤利用上盒牌的資訊。資訊原則上愈多愈好。

追蹤的精確性明顯低於算牌……我的朋友追牌高手M說過:「算牌是科學,追蹤是藝術。」因此,把好牌切到切牌卡前,增加好牌機會確認再打大比直接把好牌切到牌頭打大「短期」獲利高風險低……說「短期」因為切到切牌卡前與算牌類似下注先下後大可能影響「壽命」減低長期利潤。

好追賭場第五晚繼續順利。第一落的10張大牌持續打了兩盒。贏2900元,決定停盈讓賭場喘息賺些錢(來輸給我們)。這家賭場神經很粗對我們兩門5元跳到7門200元視若無睹,切牌卡一直保持在6副打5副,甚至有1名荷官很喜歡主持正義糾正客人的不正確打牌,並且對我們大豎拇指。

第六晚B賭場終於忍不住切(略)厚……6副打4副。仍有部分荷官可追,我們繼續打又贏800。

賭場明顯不願禁人,我露出猙獰面目算注10元直跳1000元。切得厚追到好牌,我若拿到切牌卡切到牌頭打大……別人拿到切牌卡,我注意好牌被切到哪裡追蹤。

第七晚牌很畸型,多次正20幾。畸型牌大震盪一手輸2500(對A保險失敗),最終以輸「6100」收場!

這家賭場用雙色牌。如何利用來獲利?

可行但困難。可能不值得做。面對可算可追可切的賭戲,目標是在合理風險下賺取最大利潤。

​       算牌追牌切牌雙色牌

困難度最易​   ​    

獲利​     ​  最大​  

風險​     ​   ​    

*分色算牌

把雙色牌分開算,主要不是依算出的真數下大注,而是利用下張牌的顏色知道大牌(正)或小牌(負)利用來獲利。例如藍牌小牌多。大注11點準備賭倍而下張牌是藍牌,小注加牌等紅牌11點再賭倍。莊家大牌則盡量讓她補小牌,小牌補大牌。控牌平均可以增加千分之6的獲利。下注時若可能以「小小大大小小」下注方便控牌。評估後我決定不做雙色牌算牌,相對於追牌控牌困難度高划不來。

第八晚第一盒牌就碰到超級好牌(幸好沒浪費時間在算雙色牌)大贏3000多。最後一手真15關鍵位14對莊10不加牌……若加牌莊不爆輸250,不加莊爆贏1000多。贏3000多決定停盈。周一晚有撲克於是去海邊逛等開桌。海浪不知為甚麼波濤洶湧,很多人觀浪。電視也在報導大浪打進賭場。賭場經理說早上8時大浪更可觀。

我們早上8時到海邊天仍昏暗。海灘已堆起了沙堤對抗大浪。

小鎮比大西洋城漂亮、海灘沙質好。賭場更位居海灘邊最精華中心。如果是美國或亞洲一定是個幾百張賭桌的大賭場。到了歐洲就成了門可羅雀的小沙龍。難怪金沙集團取消在西班牙開大賭場。

亞洲、美洲、澳洲、俄國人好賭而歐洲人不好賭(我在飛機上與一個德國人聊天。她說德國人「鄙視」賭徙!)我的理論是文化背景。賭是娛樂的一環,歌劇、交響樂分薄了賭的人氣。

我的計劃是「求敗」:碰到好賭戲打到結束(改賭規或被禁賭)。不好追賭場容忍度大我採用激進策略(算牌跳大注)測試底線。算牌跳大注風險低收益大,缺點是賭場容易警覺對付……賭場不對付更好。

第九晚開局大輸約4000,掙扎一晚,終於倒贏900。第十晚追到好牌,恰好換容易追的荷官把好牌切到切牌卡前連打3回1400都贏,淨贏3200元。一晚贏3000元繼續打贏太多可能引發賭場反應(上檔有限)輸出去可惜於是收工。

早上起床坐巴士到鄰鎮逛逛。看看漂亮的教堂。

晚上繼續順利追到8張大牌,沒拿到切牌卡但切牌卡切的位置恰好把好牌沉澱在切牌卡前得以順利贏2500元於是收工。

以往對法國的印象是自傲自大不說英文。這次觀感大變,大部分人都說英文。餐廳有英文菜單,電視也有英文節目。休息一晚又發現新漏洞。一名荷官疊牌角度高,可以看到6、7張牌的位置。我切10或A起注打7門200很快贏2700元收工,一次看到一張人頭切出來下下7門200其中3門BJ。

合計自這家1958年開幕的賭場打13晚已經贏了1.6萬歐元。很多天只做不到1小時,平均1小時贏逾500歐元。

第十四場開始就贏,關鍵手下1400沒過吐回盈利,打一小時追到9張大牌贏到3200元停盈。

漢宮餐廳1月15日開始休業1個月。我旅館恰好訂到14日而賭場13日通知我禁賭。我們12月27日到達法國,28日開始打,休息兩晚,共打14晚共約45小時贏1.9萬歐元,平均1小時400多歐元。

 

teddygotm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oo888
  • 現在很多地方都不能贏錢了,出千多,尤其亞洲賭場。歐美賭場禁賭快。
  • 如果能追蹤,不必跳注太大,比較不會被禁甚至有招待。

    teddygotmail 於 2014/06/20 22: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