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地)承認我的保守理論有些道理,他確實衝過頭了。

同賭本同桌浪費人力,我與小C因此輪班打E賭場。小C打頭陣,5小時贏2580元,我接班打7小時輸2570元。J與小C同桌贏3000元,與我同桌輸4000多元。

第二天小C打頭陣不到1小時回來,我以為被賭場禁掉,結果她兩盒牌贏5000元停盈收工,J也贏但沒有立刻走。我們終於贏了7000多元,分開來算小C贏1.2萬,我輸4000多元!

J安排我們住公寓旅館(Apart Hotel)房費差不多,可以煮食,大幅降低餐費而且吃得更好,可惜肉鬆(4罐)帶太少了。

下午再去賭場換我打陣,J改保守策略有把握才下大贏3000多元,我比他保守不插花,魔囊只贏1000多元。

賭場終於忍不住切厚,只讓我們打兩副,小C來接班,我溜去打撲克,不久J與小C都離桌。我問怎麼回事?小C說切厚沒機會。有普通客人問經理為何切厚?經理指著J與我的方向說有算牌客。

我們在這家賭場共打5天,賭場終於忍不住出手切厚,我們享受了近一周的安逸生活,從網上找了附近(100英哩)一家賭場前去探勘。

有些賭場周一關門,我打電話去問第一家de Greoux Ies Bains賭場沒有21點,第二家Calvalaire賭場晚上9時開桌。

我們開車不久,J說他記起Calvalaire賭場用連續洗牌機,建議改去Saint Maxime。再走一段,他又記起Saint Maxime賭場屬Berrier集團,而我與小C是該集團警示名單。

既來之則安之,我與小C在車上等J去看賭場是否用連續洗牌機?J說尚未開桌,沒有連續洗牌機,我們於是與他約兩小時讓他發揮。

Saint Maxime賭場在海邊有許多餐廳及夜市。我們逛了夜市吃做成玫瑰花狀的冰淇淋。

我很喜歡台灣的夜市文化,在法國看到類似夜市,十分親切。相異處在台灣夜市人擠人,而且賣吃得多。

我們與J約晚上11時。晚上9時45分海灘公園有演唱會,主要唱西班牙莎莎情歌,許多人聞歌起舞。

住西班牙的J是莎莎高手,我們可惜他錯過演唱會。

11時我們去與J會合才發現他早在演唱會內跳舞。原來賭場開桌才搬出連續洗牌機,他早出來找我們。

我們看J跳了幾曲,演唱會結束前往附近另一家也是Berrier集團的Saint Raphael探勘。

Saint Raphael海邊也有夜市,可惜我們到的時候已近半夜,陸續關門。

Saint Raphael賭場21點不是用連續洗牌機,我們在車上等(睡覺)讓J去工作。

等了兩個半小時J出來。他說賭場兩個經理看得緊,他早想離開,但輸錢只有拼命打,終於回本。

我們回到艾克斯住處已是周二早上4時,我9時30分起床去周二開大市集買到很多喜歡的東西。中午旅館結帳,我等公車等了45分才覺悟道路施工,巴士改道,我連忙找新巴士站回到旅館已近中午。

我們開200公里到Beziers市。休息後晚上去探兩家Tranchant集團的賭場。

Tranchant是法國第四大賭場集團。我在集團內賭了C與D賭場。到了Valvrs──Plage賭場我居然被擋在門前!我們於是改往獨立的Cap D'Agde賭場。D'Agde賭場不准投降,算牌客較少去。

D'Agde賭場在一個大遊樂場邊,生意很好。開始6副打5副,我們一跳注很快切兩副甚至3副。

經理盯得狠,我們找不到好機會離開。混亂中帳房竟多換500歐元給J。

我建議J保守打不要浪費太多籌碼作掩飾,他聽進去,幾天扳回5000、6000元,我們在D'Agde小輸,他贏還多拿500元。

我們開車經過Tranchant集團的Sete讓小C進去(她自Tranchant贏得比我多),結果她沒被禁……原來我太醜了人家看不慣!

我們在Beziers住的appartcity二房公寓很大,而且一周才500多歐元。住大公寓我們去大賣場買菜煮多,發現法國物價比台灣、澳洲便宜……住得舒適,房價不貴,城市乾淨,沒有蚊蠅,物價不貴,拯救歐豬……看來(討厭的)法國人治國有一套。

Beziers是我見過最醜的法國小鎮。

周二晚上先去Partouche集團的Palavas Les Flots賭場,發現兩天前取消投降。荷官原來切牌薄,看到J立刻切厚。J上回與另兩名算牌客一晚贏了兩萬元。

換了荷官切薄,我們找到好牌跳注小贏離去。

我們去Tranchant的Gran du Roi賭場,發現周一、周二不開21點(我是黑名單沒進去)。

我們再去Partouche集團的La Grande Motte證實(R說)取消投降。賭桌塞滿人,小C插花一個魔囊。他12時硬要對莊5加牌救了全桌。

teddygotm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