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R在新里蘭卡認識超過10年,曾多次告訴他好賭處。D市遇到租車開的他,卻以他在法國只剩一周太多算牌客不方便,要沒車的我們扛行李離開。我恰好與J連絡上同意,但對R的自私與無情深有感觸,我們坐火車往巴黎換車去Clermont Ferrand與J會合。出了巴黎找火車站看到一家巴蜀人家「正宗」川菜是模是樣。

我與小C都喜歡川菜於是決定在巴黎開「中」葷。巴蜀人家中文菜單精美華麗。我們看照片點了金不換牛肉飯及干扁四季豆、魚香肥腸等菜,美麗的服務員還問辣不辣(中辣)?

結果金不換牛肉飯變成洋蔥牛肉燴飯(美麗的服務員說相片不準),干扁四季豆濕漉漉的,而肥腸有臭酸味。

這家掛川菜賣破爛粵菜的巴蜀人家肯花錢在中文報上辦活動卻僱不起一個正宗師傅丟臉丟到巴黎去。

巴蜀人家辦的徵文比賽題目以「我在異鄉的苦與樂」……人在異鄉最苦的是花大錢吃假川菜!

到了CF市J接火車,告訴我們昨晚當地賭場開始用連續洗牌機,旅館8點後櫃檯不開我們趕去辦入住手續後開車往一百多里外的H市另一賭場,到了賭場近10時,唯一的21點賭桌竟沒客人而未開桌。

J原來愛賭看了電影《決勝21點》才知道算牌這回事,上網學會算牌。西班牙賭規不好他賭南法早降賭規不知道自己在21點天堂還遠征韓國及柬埔寨。確定法國是天堂他把原來在巴塞隆拿的生意交給別人打理全力算牌。

H市賭場有早降但分牌不可再分洗牌可做牌追蹤。J打得很兇起注下兩手100歐元震盪大。打到清晨4時(周末開到4時平日3時)輸5000多,我們賭本小,小贏幾百,同桌一名英國算牌客只要不是負數牌都下兩手250歐元。我觀察到他切牌時大牌都在第一手出來。我認為他的策略是起首下大注,盡量把大牌切出來打,若別人切牌賭規好承受震盪。他的打法起首下大注,賭場不易發現他在算牌。

第二晚再去賭場殺氣重,英國人大輸7000。同行是冤家最後他剩一點錢,J故意把小牌切到牌頭令他輸光離去。

英國人走後我們運氣不好輸3000多,J切了牌連續三手打大扳回4000賭場還贏7000、8000,看到J贏錢,還剩半小時關門,沒有風度得改切4副半只讓我們打一副半。之前還發生兩次不愉快,一次是一荷官不理我們說英文投降(Surrender)硬逼我們說法文「Abandon」。一次是我疏忽16未加牌,後面尚未加牌不讓我改令我損失500歐元。難怪人家說法國甚麼都好,就是法國人不好。

H賭場等於下逐客令而且周一、二不開,我們在CF還住一天,於是前往附近的V賭場。

Vicky是法國中部一個以溫泉著名的小鎮。沿河清翠的公園十分怡人。賭場在公園內屬法國最大的Partouche賭業集團。

6副切1副打,洗牌簡單可惜只有一桌,而且上限100歐元,晚上8時開至清晨3時。可能因為上限低賭場放心,無人監督荷官犯錯多,客人利用荷官疏忽好牌及加倍時多加籌碼。

第二盒我把11張大牌切到牌首3人贏700歐元,不久,桌上坐滿人進度緩慢,我於是讓小C與J打,跑出去逛。外面樂聲隆,原來有露天音樂會,鎮雖小但生活品質好。

音樂會結束,我打德州撲克小輸……法國人作怪,撲克牌上的KQJ硬要印成法文的RDV我需要多看幾次底牌。打到早上1時半人太多,J與小C決定休息,小C贏約1000歐元。

J說前日賭場遇到的英國人曾被賭場列黑名單,花5萬歐元打贏官司,因此不在乎賭場知道自己算牌。

我們開400多公里路前往下午3時開桌的E賭場。J開車勞累休息我先上桌,E賭場只開一桌。桌上連我有4個算牌客(一名美國人兩名德國人)同大同小。一名英國算牌客起注下三門100,好牌三門400,壞牌三門10元,而且在桌上大搖大擺得看剩牌厚度估真數,賭場也視若無睹。E賭場位於普羅旺斯的首府艾克斯鎮(Aix En)。

J休息好來沒位子,小C沒來,我們於是開車七十公里去Bandol鎮。B賭場有三桌BJ曾對R切5副牌不打,但J掩飾工夫多歡迎他。在高速公路被警察攔下臨檢,5、6個警察搜身搜車,我們兩人身上上萬歐元被搜出,有些擔心。後來只沒收防身鋁棒。

一開桌遇到好牌J下四注共1000歐元,尾門雙10對莊2分牌分走兩張10點莊補成21點通殺。荷官曾勸尾家勿分10,甚至交班後特意與尾家懇談教他不分10。

B賭場對算牌十分敏感,只讓R打一副牌就洗牌。J掩飾動作多賭場經理以為他不會算牌。J因此建議我不跳注由他打大我與他合股,我不同意。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J打法國多年,我與他同桌多日觀察他的打法,認為他對追牌自信過高。掩飾動作太多且有追輸的賭性。忠言逆耳我多次勸他小心,掩飾動作代價高有壽命沒獲利沒用。

擊敗Grosjean兩次獲得BJ Ball冠軍的M告訴我,追牌是藝術不是科學必須謹慎。追牌是兩面刃用得不好下注過大調整錯誤不如不追。

我陪公子讀書打小讓J發揮,他第一盒就輸幾千歐元……第一盒牌常洗不開不正常,我也勸過他小心……他大起大落追輸最終以小輸250逃過一劫。

第二日我休息,3點前J與小C前往E賭場搶位置。不到1小時他們回旅館打斷我的好夢。

他們打了不久英、德三人入局莊家連爆牌大輸。賭場於是切4副不打並且改每盒抹牌。他兩人贏了2000看切牌厚不能追牌效益不佳,於是回來等晚上去Bandol。

往Bandol路上J十分興奮說他過去怕被禁,對賭場太客氣,眼看法國好日子不多他決定不再留手全力進攻。

我澆冷水勸他冷靜平常心,不要預設立場,賭無必勝。

上賭桌第一盒牌流水數猛上正20多,J下1000多歐元,我與小C保守下。新牌分配不正常J一盒輸了3000多。不久AE的德國算牌夫妻上桌(追牌)搶切牌卡起注下4門各100,J也跟著下大。打完一盒J又輸,累積輸約5000元。

荷官改抹牌切4副半不打明顯對付德國兩人,經理同時另開一桌(切得薄)請J換桌。

我看J輸下去決定不跟去讓他發揮。被對付的德國人識趣下桌在賭場閒逛荷官仍切4副半不打難道對付我們?再打兩盒德國人死心離去,荷官改切一副半洗牌回復簡單。

賭桌贏錢經理放心只不時來看看賭桌輸贏。我們穩紮穩打慢慢換籌碼。忽然出現一盒極端牌我們打三門200多,把把過關一盒贏了3000多。

一名經理發現我們大贏,立刻與其他經理討論動作頻頻。

下一盒我們把大牌切出來起注下三門50打,幾手後算到負數改下小注太難看,而且賭場可能再度採取行動(切厚改抹牌),於是結帳離桌。

我去打德州撲克等J坐尾門拿梅花A10下100歐元,兩人跟注公牌開黑桃A10,我兩對怕同花,於是梭哈下400把兩家逼退贏200。

我烏鴉嘴不幸言中。J輸了1萬停損,我們開車回E市。J向經理要求下次開桌讓他一人打。經理說可以只要他一個人來(顯然不歡迎我們)。

小C上網找到去年5名台灣女子開車遊普羅旺斯也住在AE市同一旅館,遊記中提到艾克斯市噴泉多市集值得一逛,我叫J休息一天去逛市集。

法國公共運輸系統發達。從旅館很容易坐車去超市、賭場與市中心。車上買票一張一歐元(可以坐1小時)一次買10張打七折。

E市的一個市集在大噴泉邊,大溫泉建於1860年直徑32公尺,頂上3個雕像分別象徵正義、藝術及農業。周四白天去賣低價雜貨晚上變身成高級品夜市,E市圓形舊城區多是窄街窄巷,有許多以噴泉為中心的小廣場,周邊全是餐廳及咖啡店充滿「歐」風。

我們休息,J不服輸前去打E賭場打到清晨2時最多贏4000最多輸8000最終輸4000,J與我們同行6日輸約兩萬相對我們贏2000。結果論英雄他終於

teddygotm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