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從賭場賺錢如虎口拔牙,得使盡渾身解數。

我是個肥佬,看起來粗枝大葉,其實心細如髮……吹牛?

我年輕時靠心細賺第一桶金。

台灣八零年代股市剛萌芽,新股上市靠抽簽決定。想買新股的人將身份證影印本及股金支票掛號寄給股票承銷證券公司,抽簽決定誰可以認股。當年股市不成熟,台灣政府對新股管制嚴格,核定的新股承銷價偏低以保護投資大眾。抽中新股的人幾乎都可以賺好幾倍,一單位多為二千股,一股二十元,抽中若漲到五十元,抽中一單位可以賺六萬台幣……問題是大家都知道有錢賺,中簽率大多只是百分之一。

寄一份申購書成本(報費加郵費),不算股金利息為三十元,股款四萬元,申購失敗約一周退回,利息算千分之五,二百元,寄十份平均預期賺四千七百元。我開始時向親朋好友借了一百個人頭,一年約十二次可以賺五、六十萬元,與當時年薪相當。

為公平起見若重複申購抽完後檢查取消資格。我很快就發現可以將人頭重複使用增加獲利:

寄一百封預期中一封毛賺五、六萬,寄一千封中十封八封重複仍有四十萬獲利……一年五百萬!

我於是每回寄一千封。

台灣政府不是傻瓜,不久發現了這個制度漏洞,於是改為先檢查是否重複。

我計算一年新股上市家數,發現若給人頭一年一千元人頭使用費,這個生意仍然可以做。

我於是擬了一個「借用人頭申購合約書」,收購了近兩千個人頭,三年中我從新股申購賺了我人生第一桶金,約兩千「萬」新台幣(當年約六十萬美元)。

賺得容易敗得快,我後來在股票中滅頂後改行做職業賭徒。

二十一點職業賭徒的基本原理是算牌。除了算牌以外其實所有與那盒相關的資訊都可以利用……如果你夠細心的話。

我最早從韓國賺發財團人頭佣金錢。做了一段時間算牌技術到位開始賺算牌錢。做了幾年賭場終於發現從我身上賺不到錢。在濟州島東方賭場打了幾年後賭場總經理(六十多歲)終於下定決心整晚站在我的賭旁看我在搞甚麼鬼?

算牌靠跳注獲利,賭場總經理盯,我不敢跳注下五十美元速想辦法。忽然我注意到荷官將打過的牌(三副)與未打的牌(一副)分開洗。

我當時還不知道洗牌追蹤這回事,但立刻反應用切牌將好牌切到牌首,一看頭就下大注兩門四百美元。當晚在賭場總經理眼皮下先大後小一晚贏五萬三千美元。可惜第二日賭場總經理仍然下了封殺令未能再利用切牌獲利。

尼泊爾賭場的常董R會算牌。我與小C用切底牌掩飾打了許久……賭場用四副牌,最下面一張牌不遮。如果那張牌是A或十,我們切一副牌,等出五十張左右就下大注(拿到A有百分之五十三預期獲利)。算到好牌也跳注。這樣「雙高峰」策略迷惑了R。

最後一次小C沒去,我一人打不方便切底牌(切底牌時一人切一人看較不會引起賭場懷疑),只算牌跳注終於被R發現在算牌。

R之前抓了我一個朋友我才知道他會算牌。當時我帶朋友與R吃飯,R一來就指我朋友說:「你會算牌噢!」我的朋友一時不知所措。R笑笑說:「沒關係,你可以打但我們會切一半。」他又說:「我給你一個建議,算牌時嘴唇不要動。」

R發現我在算牌於是暗示對切一半,第二天恰好請我吃飯。他同樣問我是否在算牌?我承認。他說:「用腦袋算牌沒有錯。算牌是你的權利,抓你是我的義務。」

他又問:「我看你算牌,先小後大,可是有一把你起注下七手滿注,為甚麼?」

我記得那一手,原來,荷官洗牌時掉了一張A,他把A插回去就讓我切牌,我於是把A切到牌首。

打巴拿馬時恰好賭場周年慶百家樂下「和」賠十倍。我於是打百家樂,每回下「和」五十美元,下莊閒五美元。我注意到賭場(六副牌)規定切牌卡放在倒數第十四張與十五張之間。每回洗完賭場會將尾部約三十張背攤在桌上算十四張插入切牌卡。做這個動作時最底下那張牌(拿三十張則倒數第三十一張)的點數我看得到。

知道第二八二張牌(倒數31張)是幾點可以用更獲利!例如那張牌是九點,打了二七九張則九點(280,281,282)會分在閒家,下閒平均獲利兩成(不是下一百賺一二零,是下一百次淨贏二十次)。

我最得意的一次賺細節錢是在荷屬心島。當時我注意到當地人上美金桌用當地幣買碼,花七百元買四百美元(匯率1.75)……這四百美元在出納台可以換七百二十(匯率1.8)!

我於是買四百美元,玩幾手,換錢,換賭場,買籌碼……一天可以多賺幾百美元。

我不滿意只換一次,於是買四百下兩手一五零……贏三百,若需分牌,賭倍,再買四百,輸了再買四百……在荷屬心島前後四個月匯差賺上萬美元。

類似這樣在賭場中注意細節而獲利的情形常常發生,職業賭徒的層次也因為細心與否分了高下。

創作者介紹

戴子郎投資學院

teddygotma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